《特朗普自传》

描写了特朗普典型的做事内容、做事风格
这些商业领袖做的事,确实与民众不一样

好名声比坏名声强,坏名声比没名声强,争议也能促进销售
能够让承包人按时按预算完成工程的唯一方法,是努力盯住进度。只要意志坚定,任何任务都能完成,前提是你得了解项目

《促销的艺术》(沃尔顿)

重视每一分钱的价值:山姆沃尔顿生活节俭,没有豪车,公司的飞机都是二手,出差酒店也选便宜的。

发现改变行业面貌的规律:低价销售,总利润更多

不断尝试其他供应商,降低成本。

  • 第一家店非常成功,但是没注意到房子租约到期。
  • 第一家沃尔玛=大力促销+简陋店面+堆满货物

我的父亲还是我遇到过的最善于讨价还价的人。他有种罕见的直觉,知道对方让价能让到什么地步,他总能还到那个价钱,并且在友好的气氛中成交。不过有时他出的价真是让我觉得发窘,那实在是太低了。这大概就是我不能成为世上最佳谈判者的原因之一吧:我缺乏榨取对方最后一美元的天资。

我们从未把自己当成穷人,尽管我们手头的确没有多少所谓“税后收入”的钱,但我们都竭尽所能四处赚些小钱增加收入。

沃尔玛公司每浪费一块钱,实际上就是让我们的顾客多花一块钱。而每次我们帮顾客省下一块钱,就在竞争中领先了一步——这正是我们的宗旨所在。

第一家店很成功,但住房合同有漏洞,房东停止租房

第一家沃尔玛后,低价买了一架飞机,开了很多百货店。
不管从第一家店赚到多少,都会全部投资开新店。

有个细节:沃尔顿曾经以为自己是促销选品方面的天才,因为无论挑中什么,都可以热卖。后来发现,是众多门店经理去打听老板选了什么商品,而把它们放到显眼位置。

沃尔玛几乎不需要做广告,口口相传已经足够了,往往只需要每月发一些有促销信息的传单。
很多去南方过冬的人,会写信要求去北方开店。很多情况下,在某个地区开店之前,已经有不小的群众基础。

对记数很在行,虽然记其他东西不怎么样。每周都能把报表上的数据烂熟于心。

有件事情一直让我觉得很有趣,刚开始的时候,除了在我们公司工作的人,本地,也就是阿肯色州西北地区的人,对我们的股票反应很是冷淡。我一直有种感觉,就是这些地方的人对我们的印象,还停留在我们只拥有一家店、三家店的时候,或是只记得我当扶轮社主席以及商会会长那档子事,他们不知怎么地,觉得我们的成功是因为玩了些不可告人的花样,他们认为我们只是运气好而已,而这种好运气不会一直延续下去的。我觉得这一现象倒不是这个地区独有或是针对我个人的。我想这就是人的本性吧,当某个跟你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家伙发达了,有时候正是他的街坊邻居最后才意识到呢。

刚开始,只是与门店经理建立伙伴关系,但是如果能与全体员工都建立伙伴关系,就更好。
分享信息,分担责任,是任何一种合伙关系的核心所在。

沃尔顿也有业余爱好:网球和猎鸟。

沃尔顿准备退休时,部分放权。公司分为两派,内部斗争。
然后是“周六夜大屠杀”
总是让人才担任不同的职位,尽可能接触公司的方方面面。这样可以防止人才把公司内部的竞争演变成个人恩怨。

批发商会收取高额的佣金,并且不愿意去很远的小镇送货。这就是建立自己的物流网络的原因,这样可以把成本压倒最低,为顾客的利益。

建立宝洁-沃尔玛伙伴关系,信息系统对接,让宝洁可以实时监测销售情况。还可以与供货商一起坐下来,计算成本和利润空间。
不过有一件事我们不会做,那些阻碍我们站在顾客角度思考问题的事情。

历史小说《仓鼠劫》(李斯)

这是一本历史小说
李斯本是布衣,仅因政治聪明与仓鼠哲学,成为千古一相
上蔡小吏:布衣到小吏,靠志向与应变力。怪诞行为展现自己。
脱儒入法:垢莫大于卑贱,而悲莫甚于贫困。
吕门舍人:才华展示,把握机会。
秦宫客卿:察觉吕氏的深层危机,避害。
逐客风波:谏逐客令。
同室操戈:一说,韩信锋芒毕露,说话切中要害而没有修饰,所以被秦王惧怕而除去。冒犯帝王之术,是皇帝不允许的底线,所以展现才能要记得底线,不可得意忘形。
天下为一:弃封建制,于国于皇都有好处,然而李斯也死在这集权上。统一度量、文字,这是“势”。法、术、势,是法家的基本理论

焚书坑儒

古者天下散乱,莫之能一,是以诸侯并作,语皆道古以害今,饰虚言以乱实,人善其所私学,以非上之所建立。今皇帝并有天下,别黑白而定一尊。私学而相与非法教,人闻令下,则各以其学议之,入则心非,出则巷议,非主以为名,异趣以为高,率群下以造谤。如此弗禁,则主势降乎上,党与成乎下。禁之便。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。非博士官所职,天下敢有藏诗、书、百家语者,悉诣守、尉杂烧之。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。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。令下三十日不烧,黥为城旦。

督责之术

谏逐客令

“臣闻吏议逐客,窃以为过矣!
“昔缪公求士,西取由余于戎,东得百里奚于宛,迎蹇叔于宋,求丕豹、公孙支于晋,此五子者,不产于秦,而缪公用之,并国二十,遂霸西戎。孝公用商鞅之法,移风易俗,民以殷盛,国以富强,百姓乐用,诸侯亲服,获楚、魏之师,举地千里,至今治强。惠王用张仪之计,拔三川之地,西并巴、蜀,北收上郡,南取汉中,包九夷,制鄢、郢,东据成皋之险,割膏腴之壤,遂散六国之纵,使之西面事秦,功施到今。昭王得范雎,废穰侯,逐华阳,强公室,杜私门,蚕食诸侯,使秦成帝业。此四君者,皆以客之功。由此观之,客何负於秦哉!向使四君却客而不纳,疏士而不用,是使国无富利之实,而秦无强大之名也。
“今陛下致昆山之玉,有随、和之宝,垂明月之珠,服太阿之剑,乘纤离之马,建翠凤之旗,树灵鼍之鼓。此数宝者,秦不生一焉,而陛下悦之,何也?必秦国之所生而然後可,则是夜光之璧不饰朝廷,犀象之器不为玩好,郑、卫之女不充後宫,而骏马駃騠不实外厩,江南金锡不为用,西蜀丹青不为采。所以饰後宫、充下陈、娱心意、悦耳目者,必出于秦然後可,则是宛珠之簪、傅玑之珥、阿缟之衣、锦绣之饰不进于前,而随俗雅化、佳冶窈窕赵女不立于侧也。夫击瓮叩缶、弹筝搏髀①而歌呼呜呜快耳者,真秦之声也。郑、卫、桑间,韶虞、武象者,异国之乐也。今弃击瓮而就郑、卫,退弹筝而取韶虞,若是者何也?快意当前,适观而已矣。今取人则不然,不问可否,不论曲直,非秦者去,为客者逐。然则是所重者在乎色乐珠玉,而所轻者在乎人民也。此非所以跨海内、制诸侯之术也。
“臣闻地广者粟多,国大者人众,兵强则士勇。是以泰山不让土壤,故能成其大;河海不择细流,故能就其深;王者不却众庶,故能明其德。是以地无四方,民无异国,四时充美,鬼神降福,此五帝、三王之所以无敌也。今乃弃黔首②以资敌国,却宾客以业诸侯,使天下之士,退而不敢向西,裹足不入秦,此所谓藉寇兵而赍盗粮者也。
“夫物不产於秦,可宝者多;士不产於秦,而愿忠者众。今逐客以资敌国,损民以益仇,内自虚而外树怨於诸侯,求国之无危,不可得也。”

其它

白圭

吾治生产,犹伊尹、吕尚之谋,孙、吴用兵,商鞅行法是也。是故其智不足与权变,勇不足以决断,仁不能以取予,强不能有所守,虽欲学吾术,终不告之矣。
孟尝君、冯谖:生者必有死,物之必至也;富贵多士,贫贱寡友,事之固然也。君独不见夫朝趣市朝者乎?明旦,侧肩争门而入;日暮之后,过市朝者掉臂而不顾。非好朝而恶暮,所期物忘其中。今君失位,宾客皆去,不足以怨士而徒绝宾客之路。愿君遇客如故。
吕氏春秋:贤者善人以人,中人以事,不肖者以财,得十良马,不若一伯乐;得地千里,不如得一圣人。

八观

通则观其所礼。显贵之时看其所行的宾礼,即有地位时看是否趾高气扬,蛮横无礼。
富则观其所养。富裕之时看其所养的门客宾客,即富足之后他结交什么样的人。
听则观其所行。即听他们所言之后看他做不做,如何做。 止则观其所好。即看他业余时间追求崇尚什么。
习则观其所言。习是“亲信”的意思。当他身处领导周围,有一定的发言权时看他出好主意还是坏主意。
穷则观其所不受。即穷困之时看其是否不受非分之财。 贵则观其所进。任要职之时看其推荐什么样的人。
贱则观其所不为。贫贱时看其是否不为非义之事,尽管地位低下,决不做有损国格人格之事,堂堂正正,掷地有声。

六验

六验,也就是依据人的情感来识才。
喜之以验其守,使之“得意”是否“忘形”。
乐之以验其僻,使之高兴是否不变操守,是否邪僻不正。
怒之以验其节:使之发怒,看其是否能自我约束。
惧之以验其持,使之恐惧,看其是否意志坚定,不变信念。
哀之以验其人,使之失败,看其是否自制、自强。
苦之以验其志:使其处于艰苦环境,看其是否有大志。

论人者,又必以六戚四隐。

何谓六戚?父、母、兄、弟、妻、子。 何谓四隐?交友、故旧、邑里、门郭(朋友、故旧、乡亲、邻居)。
吕氏成书:1、用编书来考察门人才华,2、自己留名3、政治作用。挂千金改一字,是一次很好的炒作。
论语:视其所以,观其所由,察其所安。